心向

挖坑不填,千刀万剐

【雷安】阿鲁巴是一项在高中流行的课间活动

欢迎捉虫


凹凸中学的阿鲁巴传统:年级前五要被阿,年纪前三要日天。

 

雷狮刚第一次被阿的时候,挣扎得尤为激烈,差点把一个班的男生全放倒,惊动整个年级的男生,安迷修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只要是怼雷狮,再胡闹的事情他也乐于参与。于是也加入到战场中来,并立下了汗马功劳,最后雷狮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扳开双腿顶上墙角。他躺着,忽然发现从一楼到五楼,每个走廊上都占满了人,上千双眼睛齐齐盯着他,他俨然成了宇宙的中心。

 

雷狮的嘴角不知不觉扬了起来。

 

雷狮下来以后就扯住安迷修,一个漂亮的扫堂腿。安迷修跳起躲开,马上就被一群男生以饿虎扑食之势按住,凹凸中学的男生们是全市最训练有素的阿鲁巴战士!谁按手谁抬腿谁托脑袋这种事情,默契自在不言中,不一会儿安迷修也被驾了起来。

 

事情已经搞得很大了,但雷狮一向乐意于把事情搞得更大。

 

他用迷倒无数妹子的磁性嗓音大喊:“别阿墙角了多没意思!阿我身上!”

 

全场寂静数秒,继而炸起震耳欲聋的喝彩,安迷修”雷狮你有病啊啊啊啊啊“的哀嚎,如惊涛骇浪中的一片树叶,可怜兮兮地被淹没在其中。

 

在安迷修惊恐的湖蓝色瞳仁中,雷狮站直,双手托腰,顶跨,变态比起西索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这样变态的动作在迷妹和迷弟的眼中就是骚和帅的结合啊!全场又彪起一阵分贝高得刮人头皮的尖叫。然后他双腿之间的部位就撞上了雷狮的跨部,每撞一下,后者还很配合地向、前、一、顶。

 

”rua——!rua——!rua——!rua——!”所有的男生们跟着碰撞的节奏大喊着这个诡异的音节,声潮如火山爆发,又如滔天巨浪一阵盖过一阵。

 

这么大的动静其实早就惊动了老师。要是放在别的中学,或许早就有年过半百,发际线退化成地中海的半老头子老师扯起嗓子,用乌鸦一样凄厉的声音大叫:“反了你们!!!”,亦或是神经过敏的年轻女老师,发出尖利的惊叫,以为学生们是在集体发疯或是聚众斗殴,手忙脚乱的拨通保安室电话,然后马上就有一队身着制服的男人,挥舞着冰冷的防暴棍,来打搅这场盛世好戏了。

 

但凹凸中学是不一样的!这所公立中学已独霸十届中考状元和六届高考文理科状元(为什么遗憾的只有六届?是因为高中部只有六年的历史),一本率百分之百,经过层层严格选拔,能进入这所中学的都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好吧,表面上是这样的,事实上对凹凸中学熟悉一点的人都知道,那里面其实是一群神经病。所谓高智商的人言行举止都是常人不能理解的。

 

老师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教师,他们教学经验丰富,对于中高考出题套路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他们思想开放,对于学生课间的胡闹毫不介意。他们甚至乐意喝着茶在一旁打call,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带出来的孩子闹得有多疯,一会儿刷题精神就有多集中多亢奋,他们将会遇佛杀佛遇神杀神,偏题难题怪题一视同仁统统拿下,为凹凸中学再创一届辉煌。

 

安迷修觉得自己恐怕是这所学校十年难得一遇的一个正常人了。这也仅仅是他觉得,按雷狮的话,他就是个“一边自称‘最后的骑士’一边同漂亮小姐姐们尬聊的十九世纪苦行僧幽灵”。安迷修对此嗤之以鼻,至少比“乘着羚羊角号征服全宇宙的星际海盗”要正常多了吧!雷三少爷怕不是被残酷的应试教育逼出了妄想症,还是快滚回美帝享受精英教育,别在这儿祸害祖国美丽的鲜花儿了。

 

现在,自封的全校唯一正常人,全凹凸的道德底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贞操(?)危机。阿墙角的时候,男生们好歹会控制力道,看起来声势浩大动作夸装,实则只是轻轻接触几下 “毕竟那出了什么事,真害得同学断子绝孙可不是闹着玩的。但阿在人身上他们就没这种顾虑了,人是肉做的,肉是软的,所以用力撞上去完全没关系,还有可能摩擦出激(基)情的火花呢!”学长们如此教育学弟。完全没关系个头啊!安迷修只觉得双腿之间难以启齿的部位传来一阵阵钝痛,这诡异的感觉使安迷修头皮发麻双腿发软,被放下来之后他差点没跪地上,他一抬头,撞上了雷狮那双耀眼的紫眸,其中满含着得意和戏谑,令他肾上腺素飙升。

 

他冲过去挥出一拳,“雷狮你怕不是个变态吧!!!”两人在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之后又滚作一团。

 

从那之后,雷狮毫不抗拒被阿这件事,反而大手一挥,双脚叉开,任由小弟们把他抬起,像是在世界杯上踢出决胜一脚的球坛巨星,享受全世界粉丝的众星捧月;又像是国王慵懒地躺于出游的座驾之上,巡视着自己的领土和子民。雷狮的眼里,阿鲁巴这像活动对身体毫无伤害,它是胜利者示威的游行,代表了弱/鸡们对强者的嫉妒、憧憬和崇拜。

 

俗话说的好,礼尚往来,于是在下一次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在安迷修的身上阿一次雷狮。

 

”不不不在下认为完全没有这种必要——“

 

安迷修和当初被拉下社会大染缸的雷狮一样,忽略了群众的力量, 碍于他站着挣扎得太激烈,于是十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安迷修抬眼就看到了雷狮的裤裆。

 

“等等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在下求求你们咳、咳咳……”

 

他的咽喉撞上了雷狮的裤裆,撞得他喉结生疼差点窒息,耳边还传来雷狮得意的嘲笑:“哈哈哈哈傻逼安迷修你行不行?“

 

安·恪守骑士道从来不乘人之危·迷修,人生头一次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产生了一口把死对头阉了的冲动。反正他低头就能咬到雷狮的裤裆。

 

结束之后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思考了一下后,他怒目圆睁,手指直直指着全班转了一整圈。大家默不作声,以为他马上就要吼出“你们玷污了我的骑士道“这样的话,但是安迷修没有,他今天口出奇言:

“为什么你们用我阿雷狮是阿在腰上,用雷狮阿我是阿在脖子上???这不公平!!雷狮给了你们多少好处????“

因为安哥你站着不老实,按不住,就只能让你坐着了,把雷总抬起来的高度正好对着你的脖子啊。

 

好处是有的,雷总上次过生日送了全班除了每人一杯喜茶,除了安哥您,您忘了吗?

 

全班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怕是把上面的两句话说出来,安迷修就气得一命呜呼了。

 

今天的安迷修觉得在全年级小姐姐面前丢尽了脸,明天不是很想来上学了。

 

 

#这是我正在写的一个雷安成长系列里的一个小段子,实在手痒了就先发上来,当作试阅吧。高一的时候这俩还是宿敌兼损友的相处模式。


#还有一件不为人知的事,雷总在那一年安哥生日的时候,给安哥买了一匹马,放在美国家族名下的农场里,把视频给安哥看了,并且表示想骑你要自己买机票到我家去骑


安迷修:呵呵


并不懂这是挑衅还是示好。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