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

挖坑不填,千刀万剐

莉莉丝的初夜

莉莉丝的初夜

“愚蠢的小姑娘。”妮娜一边绣花一边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任何一个姑娘都会有一段时间总是做这种不切实际的美梦,应该给她一个教训。”

布伦达坐在床榻的另外一边,看着从天窗投射下的银色月光,回想起莉莉丝柔软的长发、天真单纯的眼睛、和裹在修身绸缎里的纤细腰肢。和他之前接触的那些少女相比,莉莉丝显然不会通过故作清高和娇嗔来吸引自己的目光。他看得出来,这个女孩谦卑地把自己火热的爱慕之情藏在心里,又不像下贱的侍女一味胆怯地扼杀自己的情感,而是通过每天精心烘培的糕点和端茶送水间那么一两次偷瞄的机会来为自己争取机会。

“我是想陪她玩玩,她的小聪明勉强算是有点意思。“

妮娜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看来你的生活是够无聊的了。我觉得比起和小姑娘调情,你应该对怎么给你大哥找点麻烦更有兴趣。“

这句话精准的戳中了小狮子的痛处,布伦达忍不住给了世界上这个唯一他有那么一点尊敬的人一个白眼:“我倒是想啊,可老公鹿完全把我当种马养。“说完他耸了耸肩。

“你不会是一头种马的。”妮娜专注地盯着来回穿梭的骨针,那上面,一只高高跃起的雄狮已经初现轮廓。布伦达瞥一眼,皱眉道:“怎么老是狮子?”

妮娜抬眼看向布伦达,布伦达觉得她的视线焦点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穿过他钉在什么更大的画面上。布伦达皱了皱眉,开始和自己的假想敌抢夺母亲的注意力:“我想要艘船,你给我绣一艘吧。”

妮娜怔了一下,然后把绣了一半的狮子丢到一边,歪头撑着下巴说道:“倒是可以试一试,不过绣不了太复杂的。”

布伦达用一模一样撑起了头,想象一艘被绣在亚麻布上的小船。他只见过黑水河上用于运送货物的帆船,鲍勃·拜列希恩来自风息堡,那里深处平原,自古以来以所向披靡的重骑兵著名,却没有条件发展海上力量。国王的海军主要来自铁群岛,铁民们平日里烧杀抢夺的行为虽然为各大家族所不齿,但他们的战舰在速度和装备上的确无人能比。

“最好大一点,结实一点。”布伦达补充道,这样,以后他就可以照着它来建造自己的船,然后乘着它,想去那里就去哪里。

“你要求还真多····……”

“我以后想当个海盗嘛。”

妮娜站起来看了看月亮的高度:“你该回去了。布伦达点了点头,抄起床头的信纸塞进衬衫最里侧的暗层,

“那个女孩儿,玩玩儿就行了,适可而止,别把她逼急了。”

“……你这管得也太宽了吧。”布伦达不满道,即使是他的母亲,也没有干预他私生活的权利。

“你很聪明,雷狮。但你还是太年幼了。你体会不到自己活在什么样的黑暗里。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困难,毕竟你正是恨不得在七神头上撒野的年纪。但是你必须活得小心、再小心,有很多人都在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要你的命。”

“那帮愚蠢的老东西抓不住我的把柄。”

“但是你要小心女人。”

“那只小奶猫?”

“苦难会让她成为真正的女人,我们懂得利用自己的柔弱扼死男人。”

 

布伦达对此不以为易,他大哥还能买通那个女孩儿用毒酒灌他不成?七神赐予他洞察人心人心的能力,自他记事起,就有一种直觉:每次他想“这蠢货脑子里装的就是这么些龌龊的东西”,事后对方的行为总能表明ta事实上就是在做相同的打算,从未出错。随着他的心智的成长与阅历,这种直觉与经验想结合,便产生了精准得可怖的洞察人心的能力。他直视对方的眼睛,捕捉对方脸上表情变化与眼底的情绪波澜,那个人的心声便能传进他的耳朵。

 

他有考虑过自己的初夜对象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高级妓女还是纯洁的处女。前者固然经验丰富,能从感官上给他带来更多刺激,但是作为天生的狩猎者,他及其厌恶在任何时刻处于被动的地位,他也不需要别人来交给自己这方面的技巧,自己摸索才是乐趣,更何况一想到服侍自己第一次的对象曾在多少男人身下辗转呻吟,他就觉得一股恶心感涌上喉头。处女除了不知如何取悦自己外,其他都还好。可在淫乱的皇宫里,找个处女何其困难。莉莉丝在这方面倒是令他极为满意,是个初次性体验的合格对象。

 

综上所述,他准备把这个女孩儿哄上床。

 

过程非常简单。没人教过布伦达如何讨女孩子欢心,他也不需要学,他举手投足间的侵略性、高傲与桀骜对于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儿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他意思意思的看了莉莉丝几眼,随口夸赞几句她的眼睛、头发和做甜点的手艺,女孩儿便愿意在寒冷的冬夜偷偷爬起来,溜进皇宫来与他幽会了。他并不把这个女孩儿放在心上,但他习惯使自己处于掌握一切的位置上,因此他敏锐的观察力是常年运转的。他瞥见她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鼻尖和脚趾都冻得通红,这副模样在布伦达眼里倒是更生出别样的趣味。

“冻着了?”他捧起女孩儿的脸颊,光滑柔软的皮肤被寒风吹得冰凉,让他生出一种自己在抚摸玉石的感觉。

“嗯·……放靴子的地方太接近祖父卧室,我不敢去,就这样过来啦。”女孩儿仰头看着他,眼睛笑成两个小小的月牙。

他把女孩儿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女孩儿轻轻惊呼一声,但是非常顺从。他学着以前顶着寒风偷偷爬上阁楼后妮娜的举动,细致的帮女儿掖上被脚。

看起来这招杀伤力十分的强,女孩儿的耳朵因为充血红了起来:“您不用这样,殿下··……其实我也没有很冷。”

布伦达在心里嗤笑,嘴里说道:“我保证你以后就不用受这样的罪了。”他这也算说了一半的实话,因为今晚他用完这个女孩儿,就不打算再陪她玩了。

拉灯——。

的确是非常美好的体验,一开始他没控制好力度,中途女孩儿一直在断断续续流血以及止不住的哭泣,但看起来并不危及生命,也不影响他享用她的紧致丝滑,后半段他也就放纵起来,一直享用到天空微微发亮。他觉非常满意,明明一夜未眠却神清气爽。

让自己感到满意的话,有必要给予一些报酬,而且也要在同时让她明白过来应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布伦达整理好自己,离开前把身上值钱的首饰都摘下来扔到女孩儿身上,而后者累得沉睡,一点反应都没有。

——————————————————————————————

这章让我对雷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他从头到尾都对莉莉丝的感情了如指掌,他知道莉莉丝明白自己被骗以后会多么悲恸欲绝,但是他就是毫不在乎。并不是他觉得莉莉丝地位轻贱,他就是对别人的感受毫不在意而已(现在这个时期的话,除了卡米尔和妮娜,因为这两位得到了他的认可。)

他就是纯粹的“没有良知”。

 后来的在一起了、并知道了这件事的安哥:偷偷溜去拜访了莉莉丝,确保她生活得丰衣足食,有一个真正爱她的人,才放下心来,回来以后罚雷狮抄骑士宣言一千遍。

后来知道了安哥去看了莉莉丝的雷总:......很气但是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同时感到非常委屈“明明是那个女人后来害我害得更惨”!

评论(7)
热度(2)

© 心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