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

挖坑不填,千刀万剐

雷狮恨死了他的国

妮娜·兰尼斯特


残酷的现实总是乐于玩弄一无所知还沾沾自喜的愚蠢者。



妮娜看着镜子,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微笑。

妮娜·兰尼斯特的美貌在整个维斯特洛大陆闻名遐迩。镜中的美人儿刚刚沐浴完,只套了一层薄纱。沙金色透着绸缎光泽的卷发,自然披散着遮住了臀部;同样颜色的睫毛纤长得宛如两片鸦羽;瞳仁则令人联想到映着蓝天的清澈湖水。颈项雪白优美,在薄纱下的身段每一处都是曲线完美的,七神眷顾着她,在她身上兰尼斯特家族的每一个特征都被美化到了极致——没有男人能不为这样的女性倾心。

侍女们安静地走进房间,用象牙梳子为她做出新娘的发型,又为她褪下纱袍。

这时一个身材雄伟的中年男人,身着华丽的绣着雄狮的礼服,推门而入,毫不顾忌的上上下下审视少女的身体,妮娜早已习惯了这种将她作为物品看待的态度,她回过身去,张开双臂让侍女给她穿裹胸,讽刺的一笑:“满意吗?父亲。”

温切斯·兰尼斯特——老谋深算的雄狮露出如出一辙的讽刺笑容,走近抬起妮娜的下巴:“当然,你这么漂亮,一定能迷得那匹种鹿神魂颠倒。”

妮娜轻巧的挣脱那只可以包住她整个头颅的大手,转回身去面对镜子,侍女为她套上最后一件外裙[zy1] 。她满意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带上订婚时未婚夫送来的绿宝石雄鹿项链,又笑眯眯的对自己的父亲说:“当然,我会征服他,然后我就再也不用见到您了。”

她提起层层叠叠的裙子,踩着高跟鞋,像只欢快飞翔的鸟儿蹬蹬蹬跑出了房间,侍女们惊慌地追了上去。“征服的雄狮”——温切斯·兰尼斯特依旧嘲讽的笑着,他说道:“姓兰尼斯特的傻子。好几百年没出现了。”

 

我的头纱[zy2] 有没有乱?还不快给我找个镜子去。”妮娜平息着喘息快速的对贴身侍女说道。她在中庭等待她的未婚夫,她素未谋面的男人。不过没关系,什么样的男人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用虏获克里冈伯爵的那种甜美笑容?抑或是让塔贝克子爵的儿子沦陷的那种欲拒还迎?不论是哪种,仪表都不能显得狼狈,妮娜不停地揉搓着手中的衣料。

 

“哦?妮娜·兰尼斯特小姐还用得着担心自己的仪容吗?”青年的挑衅声饱含磁性,凌冽中透着沉稳,令妮娜呼吸一滞。

他来了!

自乱阵脚是狩猎者最大的失败,她灵光一闪,双手放开了裙子,优雅地置于小腹——鲍勃·拜拉席恩,把兄长踹下公爵的位置,扫荡了心怀鬼胎的封臣的城堡,现在可以和自己的父亲评分秋色。年轻有为、流露出危险气息的男人,必然对于顺服没有兴趣,他们喜欢反抗、喜欢刺激。

她露出狡黠[zy3] 的笑容,“不担心,当然完全不担心。我担心的是“雷之公爵”被诽谤:小气得不愿意为未婚妻购置平整的头巾啊。“

 

“哈,那我是得小心点了。“

 [zy1]这个····……中世纪服装??

 [zy2]那会儿用头纱吗?

 [zy3]能这么用吗?

-----------------------------一天一千1/30--------------------------------

评论

© 心向 | Powered by LOFTER